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小米手环?犔逖

伦敦苏富比拍卖行在汽车界一直是让经典车迷高山仰止的存在,包括成交价4400万美元的1962法拉利250GTO和胡安·方吉奥曾在1956年一千英里拉力赛上驾驶过的成交价2805万美元的法拉利290MM在内的经典名车撑起了这家拍卖行在汽车文化领域高不可攀的历史地位。这不,苏富比拍卖行最近又得到了一次上头条的机会,标志着保时捷传奇赛车之路起点的保时捷Type 64将由苏富比拍卖行在蒙特雷拍卖会上拍卖。

保时捷Type 64

费迪南德·保时捷在斯图加特创办汽车设计室的第三年,当时VDA(德国汽车工业协会)向他下了一笔生产物美价廉的国民汽车订单,这与保时捷父子为国民打造人人都能拥有的小型汽车的初衷不谋而合,保时捷老爷子也因此有了将成立公司前在草图上画出的那辆仙露明珠的圆润小车变成现实的机会。也正是那一年,保时捷Type 60诞生,当时的保时捷没有想到这辆从草图上机缘巧合进入现实世界的可爱小车会开启一段名为“甲壳虫”的汽车工业传奇,并为保时捷Type64的诞生奠定设计基调。

南亚甲壳虫盛会

随后在德国与意大利正处于蜜月期的1938年,在Type60基础上改进而来的正式版甲壳虫驶下了沃尔夫斯堡的生产线,圆润前卫的外观让其一炮而红。被甲壳虫别具一格的设计理念深深吸引的人们还赋予了它一个极具历史意义的俗称——KDF Wagon(欢乐带来力量牌汽车),今天鼎鼎大名的Volkswagen正是源于这一80多年前的民间称谓。

即将在苏富比拍卖行拍卖的保时捷Type 64于德国闪击波兰前夕基于“KDF Wagon”打造而来,并被VDA计划作为Berlin-Rome拉力赛的参赛车辆以为这台国民小车的销售活动造势。Type 64搭载了今天保时捷标志性的水平对置引擎,所以其实早于356出现的这部鲜为人知的作品才是保时捷的第一台赛车,保时捷的赛车梦也由此扬帆起航。

Type 64才是保时捷赛车伟业的鼻祖,而非大家耳熟能详的356

当然,这次的处女航无疾而终,原因大家都懂。1939年9月1日,德国突袭波兰,虽然这场赛事并未被直接取消而是被安排在1940年的9月重新举办,但那时又正值不列颠空战如火如荼之际,已经没有人再抽出时间回过头来看那台保时捷在和平年代为Berlin-rome拉力赛打造的Type 64了。幸运的是,在费迪南德·保时捷的一再坚持下,Type 64的第二台车仍然在1939年12月的硝烟中诞生并被作为保时捷赛车研发计划的试验平台。

因二战爆发而与赛事失之交臂的Type 64被保时捷和大众汽车公司妥善保存了下来,其中代号为38/41的第一辆Type 64由大众董事博多·拉弗伦茨保管,但在一次交通事故中遭到了严重破坏,不得不进行等同于回炉重造的返厂维修,再次出厂之时已经被冠以了38/43的全新编号。另一台Type 64编号为38/42,正是上文那台二战爆发之后才出厂的车型。这台同样没有参赛机会的Type 64被送到了在祖文豪森工作的费利·保时捷(费迪南德·保时捷之子)手上。小保时捷对其爱不释手,精心保养,但1943年9月意大利投降之后的德国江河日下,次年费利迁居奥地利,但时局已经无法容许他将挚爱之物带在身边。二战结束后,38/42曾短暂重现过一段时间,但没过多久就遭到了报废处理。

二战结束后的40年代末,保时捷公司重新运营,费利·保时捷与露易丝·皮耶希兄妹俩挑起了复兴的大梁,这期间诞生了开创保时捷跑车盛世的356。Type 64 38/42报废之后的部分零件在战后保时捷将经营地址从奥地利迁回德国时被奥托·玛蒂接手,但38/43却遗憾地不知所踪。这位汽车工业历史上的传奇人物在Type 64 38/42的零部件基础上复活了这台保时捷赛车鼻祖的活化石,并将其打造成为自己的冠军座驾。

大多数旅行爱好者都知道河南省辉县的郭亮村有一条挂壁公路,殊不知在奥地利与德国交界处阿尔卑斯山中的齐勒河谷里漫山遍野都是“挂壁村庄”,满眼翠绿扑面而来。不过,这里除了是旅行家的天堂,更是汽车文化学者的朝圣之所——奥托·玛蒂正是出生于齐勒河谷,从小酷爱汽车的他在1952年的奥地利汽车锦标赛上大杀四方,驾驶由Type 38/42打造而来的Scrapflyer赛车连战连捷,取得了史无前例的单一年度20场胜利的伟大成就。不过,今天的我们谁能想到冠军的万丈光芒背后,躺在赛车座舱内风驰电掣的却是一位名叫奥托·玛蒂的独臂赛车手。奥托·玛蒂身残志坚的励志传奇也鼓舞了1976赛季在纽博格林赛道受伤之后的尼基·劳达重返赛道,并被这位已于今年5月20日驾鹤西去的史诗级赛车之王奉为偶像。

奥托·玛蒂(左)与三届F1世界冠军尼基·劳达

除了在赛车事业上谱写了一段令后来者无不为之动容的佳话,奥托·玛蒂还在机油领域取得了划时代的伟大成就。老式机油总是让玛蒂在赛场上束手束脚,无法全力施为。为了让自己的赛车能够摆脱机油寿命短暂的桎梏,玛蒂进行了一场堪称机油革命的研究——将3000公里寿命的老式机油升级为了10万公里寿命的新式润滑油,而机油性能提升的秘密就在于玛蒂特殊调制的添加剂。1950年奥托·玛蒂以自己的姓氏命名了添加剂,创立了享誉世界的高端添加剂品牌——Mathé(后更名为Mathy),玛蒂添加剂也让奥托·玛蒂在赛场上成为了令对手望尘莫及的强大存在。

受益于自己发明的添加剂,奥托·玛蒂制霸奥地利汽车锦标赛

而Type 64的故事在1995年得到了延续,弥留之际的奥托·玛蒂将自己收藏的所有车辆都出售给了施密特和Knig,包括限量50台的保时捷356 Gmund 1949、二级方程式赛车的先驱FB 1952、奥托·玛蒂冠军座驾Scrapflyer和福斯T1 1966面包车等风韵老车。两位汽车收藏家在这些玛蒂藏品的基础上联合运营了一家汽车博物馆——汉堡原型车博物馆。

保时捷 356 Gmund 为了让汽车博物馆尽快投入运营,施密特对年代久远而情况不佳的Scrapflyer进行了修复,但当时他还未察觉到这台冠军赛车背后潜藏着多少精彩纷呈的传奇过往。

在对这辆老爷车的变速箱进行维修时,施密特在变速箱壳体上发现了一串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数字——38/42。后来随着修复的进行,“38/42”的字样开始陆续重现在这台赛车的前悬挂和底盘上,而最终让施密特揭开Type 64 38/42神秘面纱的则是奥托·玛蒂仙逝后Knig帮助玛蒂家人整理遗物时发现的一对钩状金属件。一系列的发现提醒了施密特和Knig这台名为Scrapflyer的赛车除了是玛蒂冠军座驾之外还大有来头——经过多方求证,他们发现那对钩状金属件原来是保时捷Type 64 38/42的车门拉手。

因陈列的Type 64 38/42而与保时捷赛车发迹史息息相关的德国汉堡原型车博物馆,请注意标志性的“prototype”字样

修复历程的结局最终证明奥托·玛蒂先生将这台收藏近半世纪之久的保时捷赛车保存得相当完好,为我们留下了丰富的汽车文化遗产。除了上述已经提到的零部件,玛蒂先生留给我们的还包括了半个多世纪前的保时捷原厂水平对置4缸引擎、中控台、方向盘和车轴等重要部件。

奥托·玛蒂保存下来的Type 64 38/42零部件

回望80年前保时捷生产的第一台赛车,Type 64几经易手到现在仍然得到了较为完好的保存时,我们不禁感慨万千——流产的Berlin-Rome拉力赛催生了保时捷Type 64,未能驶上赛道的后者将衣钵传给了后来的356,继而产生了至今让无数车迷魂牵梦萦了好多年,羁绊了一生的911——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台911。

作为保时捷家族开天辟地的首款车型,Type 64开创了今天保时捷车族的所有标志性元素,Coupe外观、流体力学设计和与前轮拱融为一体的大灯等设计理念无不彰显着Type 64的家族渊源。当施密特和Knig发现的38/42得到最终确认之后,保时捷品牌曾立即着手对这台祖师爷进行收购,但在两位汽车收藏家的一再坚持下,收购未能达成,仅仅是将一台复刻版车身陈列在保时捷博物馆中,并将之奉为镇馆之宝。

保时捷博物馆中的镇馆之宝——Type 64的复刻版车身 而随着苏富比拍卖行的拍卖会日益临近,保时捷Type 64的故事也即将翻开崭新的一页。据悉,本届拍卖会保时捷会不遗余力地竞拍,力争得到这辆对品牌诞生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车型。不过,不管最后花落谁家,我们相信,这台人类汽车文明独一无二的瑰宝一定会得到最妥善的照顾,继续伴随着保时捷和更加源远悠长的人类汽车文明蓬勃发展。

我们希望,即使保时捷多年后不再生产内燃机汽车,Type 64在保时捷人心目中的地位仍然无可动摇。


撰文//Carroll 图片//网络



不想再错过有趣有深度的好文章?

快把名车志Daily设为星标吧!

保证你不会失望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